失联客机家属:每天做噩梦

几百名在现场的家属,半个小时前才收到临时通知,赶往丽都维景酒店二楼会议厅。现在,他们互相抱着,在此起彼伏的哭声中,医护人员拉着急救床穿过会议大厅。一名身穿绿衣的女性家属躺在地上,家人抱着她蹲在地上,保安和医护人员围在他们身边,反复对她的家人说:“要照顾好她,要照顾好她。”

在会议厅外面的电视机前,马来西亚总理宣布M H 370飞机落入南印度洋的新闻仍在继续播放,却没有人再去多看一眼,几名医护人员把一名家属放在急救床上,给她戴上氧气面罩。一名中年男子冲出了会议厅。一个年轻男子抽搐着蹲在地上,几乎无法呼吸。

几分钟前,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在电视屏幕上宣布:可以确认该客机已经落入印度洋。

不祥之感,在半个小时前就已经显现。21时30分过后,家属们手机上陆续收到了一条英文短信,内容为:“马来西亚航空深表遗憾,我们在排除了所有合理怀疑后,不得不认为M H 370已经落入,飞机上无人生还。之后一个小时,你们会听到马来西亚总理的讲话,根据所有证据显示,飞机已经落入在南印度洋海底。”

失联飞机上乘客刘如生的孙女刘佳妮,收到短信后,用百度翻译翻出了大概的意思,抓着话筒,站起来,给到场的家属们宣读了这个消息。周围的家属们说:不会是真的,可能是假消息。刘佳妮又哭着给家人一个个打电话,重复着这段信息。短信来自一个香港号码,有家属用手机拨通这个号码,显示为无法接通后,更坚信这只是一个恶劣的玩笑。

这是刘佳妮等候在丽都维景酒店的第17天,面对这个噩耗,她不住地流泪。这17天来,她每天对着身上的佛牌为爷爷和小奶奶祈福。爷爷刘如生今年78岁,是飞机上24名画家团里年龄最长的成员。刘佳妮的奶奶去世后,他和小他14岁的鲍媛华结婚,鲍媛华被刘佳妮叫做“小奶奶”,“她是爷爷的学生,也是爷爷的知音”。因为父亲常年在深圳经商,刘佳妮从幼儿园起就跟着爷爷和小奶奶生活。

“爷爷散漫,固执,胆大,被车撞了,起来拍拍屁股走人”。刘佳妮说,他一辈子只对画画感兴趣,开创了水墨葡萄画派,退休后,喜欢上了摄影,还自学了PS,每次和小奶奶在全世界各地游山玩水,回来总要在老两口的合影照旁PS上刘佳妮及家里的其他孩子,还有一些学生的照片。“他就是喜欢被家人好友簇拥的感觉”。

鲍媛华在外人眼里是个强势的人,刘佳妮说,她像是爷爷的经纪人,帮他安排日程,不准他把画作随手送人,但在家里,爷爷在小奶奶面前像个不懂事的孩子,为了一样东西放什么位置,都要和小奶奶吵一天,小奶奶就让着他,哄着他。

3月8日,刚从南京陪着父亲、伯伯来北京时,刘佳妮说每天做噩梦,“梦见他们死得多么惨”,她唯一的心愿就是:希望爷爷能在家里安详地故去。

通往丽都维景酒店大厅的一楼走廊里,一些抑制不住悲伤的家属,仍然互相抱着大哭。一名女性家属倚在角落里,哭得抬不起头,两名男性亲友在边上说:想想你的孩子,你还有孩子。 王骞

(原标题:家属:收到马航通知 不祥之感已显现)

(编辑:SN027)

Pages:
Edit